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全球市值第二大以太坊区块链背后的温柔推手

我爱吃青椒 2020-4-29 20:02 622人围观 资讯

“当以太坊基金会成立的时候,以太坊基金会就是以太坊,基金会里的人就是负责构建以太坊的人。但现在,情况已经有所不同了”,去年 2 月 1 日起接任以太坊基金会执行董事的宫田亚弥(Aya Miyaguchi)说。

以太坊(Ethereum)是目前仅次于比特币的全球市值第二大区块链,规模达 140 亿美元。而同样由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一手创建的以太坊基金会(Ethereum Foundation),则是整个以太坊生态的最核心开发者之一。

图|以太坊基金会执行董事的宫田亚弥(Aya Miyaguchi)(来源:Twitter)

相较于有“V 神”之称的 Vitalik Buterin,在全球区块链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经常发言左右行业风向。作为日常实际运营着基金会的背后推手,宫田亚弥则低调得多。

但宫田亚弥其实是区块链圈老将,曾任著名加密货币交易所 Kraken 的日本区执行董事。对非营利、社会企业充满热情的她,为以太坊基金会这个自由、不拘的开源组织,带来了她多年的机构管理经验。近日,她在接任满一年后接受 Coindesk 独家专访,自曝上任以来心路历程,也透露未来以太坊基金会的定位与使命调整。

自从去年年初宫田亚弥上任以来,以太坊平台就遭遇了严重的市场动荡,该区块链原生加密货币的价格也从 2018 年初的 1100 美元高位下跌到现在的 130 美元左右。此外,新的区块链市场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智能合约越来越先进,去中心化应用基础设施也更具可持续性。

不过,宫田亚弥告诉 CoinDesk,在她看来,以太坊基金会随时间做出的重要角色改变其实与以太坊价格和区块链基础设施市场的变化无关,而是为了支持不断增长的以太坊全球开发者社区。

宫田亚弥表示:“由于开源技术的本质,(以太坊)多年以来已经发生了不少变化,而且整个生态系统也发展得更大了。”

在第二届年度以太坊黑客马拉松大会 ETHDenver 的开幕式上,宫田亚弥做了一个简短的演讲,其中她特别强调希望看到以太坊基金会不要停滞不前,并暗示将会为这一业内成立最久的非盈利性组织,重新定义其使命。

面对着众多以太坊开发人员和爱好者,宫田亚弥说道:“我相信以太坊基金会的角色也需要改变……有什么事情是只有以太坊基金会能够做的?”

作为最早促进、并投资以太坊的非盈利性组织,宫田亚弥认为以太坊基金会的最大优势之一就是拥有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品牌。

图|宫田亚弥出席 ETHDenver(来源:Coindesk)

她说,“我相信以太坊基金会已经在我们拥有该品牌的世界里建立了这种信任关系,人们相信我们对信息保持中立或诚实,所以我们只想提供真实的信息。”

今年,宫田亚弥旨在引导以太坊基金会更加专注于改善以太坊平台的开发,并且推动以太坊平台与普通公众的沟通。

“有人需要填补这个角色,”宫田亚弥坚定地说道,“在这方面,谁能比其他人做得更好?我们并非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我们的立场是非盈利性和中立性的,这意味着我们没有任何商业动机。”

基于这个想法,宫田亚弥表示以太坊基金会不再像过去那样是以太坊开发人员、研究项目、以及技术开发的中心枢纽。然而,她认为以太坊基金会在与不同以太坊初创公司和项目之间进行沟通和协调方面,仍然可以发挥作用。

“我认为就算提供支持和协调工作,也仍然是以太坊基金会应该存在的一个原因。”宫田亚弥坚定地对 CoinDesk 说道。

正如宫田亚弥所指出的那样,她希望今年能够看到以太坊基金会在推动非盈利性经费支持项目中发挥更强大的协调能力。

最近,我们已经看到第五波受助者获得了以太坊基金会的资金支持,其中七个不同项目获得资金金额暂未对外公开,根据上周四发布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所述,这些项目旨在进一步推动以太坊愿景的紧急、重要且独特的改进工作。

但根据宫田亚弥的说法,这个长期运行的奖金项目过去并未被以太坊基金会成员严密组织管理,让她无法设想这可以成为一个严格执行的以太坊基金会项目。

“奖金流程正在得到改进,我想专门提一件事,就是我们会让其他社区成员参与评估申请经费的项目。”宫田亚弥解释说道,“我们会有一些基金会成员,但是来自社区的成员也会成为奖金审批过程的一部分。”

宫田亚弥强调,目前项目奖金计划正在考虑与以太坊生态系统里的其它初创公司(比如风险投资工作室 Consensys)构建潜在的合作伙伴,一起为该项目提供资金支持。

“由于 ConsenSys 规模比我们大,而且他们还拥有大量资源,所以会有很多潜在的合作”,宫田亚弥说。

ConsenSys 拥有自己专属的特定经费支持计划,他们在 ETHDenver 黑客马拉松大会上宣布会向新申请者提供超过 50 万美元的费用。

尽管今年以太坊基金会受助者的奖金数额还没有明确,但是去年十月的第四波受助者一共获得了 300 多万美元的资金支持。

除了提供资金支持之外,以太坊基金会曾经还是以太坊开发人员探索、讨论、并最终实施区块链协议设计变更的中心。

正如以太坊基金会社区关系经理哈德森?詹姆森(Hudson Jameson)特别强调的那样——以太坊基金会在以太坊协议变更决策时所发挥的作用,已经朝着更深层的去中心化迈出了非常重要一步。

“以太坊基金会并没有把注意力从生态系统上移开……不过,他们现在却更少参与生态系统的直接决策。”哈德森?詹姆森告诉 CoinDesk。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属实,哈德森?詹姆森还特别强调了以太坊协议创造者“V 神”Vitalik Buterin 在这种转变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他说道:“Vitalik 在整个以太坊生态系统中占有很大分量的话语权……但是他的影响力正在随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减少,以便让社区自己能够做出更直接的决策。”

宫田亚弥非常同意哈德森?詹姆森的看法,她告诉 CoinDesk,自己已经注意到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的定义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因为不是只有以太坊基金会在构建着(以太坊)。

她说道:“我们对成功的定义不只是以太坊基金会的成功。如果最后,以太坊基金会变小对以太坊生态系统有好处的话,我们真的乐见其成。”

与此同时,以太坊基金会的这种转变,也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以太坊社区内部人士的关注,关注着如今决策制定该如何进行。

在 ETHDenver 黑客马拉松大会的圆桌会议上,哈德森?詹姆森、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员弗拉德?赞菲尔(Vlad Zamfir)、以及以太坊基金会开发人员派珀?梅里亚姆(Piper Merriam)谈到了区块链治理问题,他们所有人都同意,目前以太坊协议这种混合式的决策过程不是长久之计。

“我不认为区块链治理会像是我们以前所见过的任何开源治理……以太坊的结构是否已经可持续?我觉得答案是否定的。”弗拉德?赞菲尔在圆桌会议上说道。

派珀?梅里亚姆却对目前以太坊“模糊”(opaque)的治理形式持乐观态度,他补充表示,自己对那些核心开发人员很有信心,他们至少会在一段时间内继续做出贡献,并制定出(关于区块链协议的)合理决策。

在这个问题上,宫田亚弥认为当涉及到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区块链(比如现在的以太坊)时,前进的道路可能不仅只包括“一种、两种、或是三种声音”,而是会出现很多种声音。

宫田亚弥最后总结,“我们的工作是协调,但不是做出实际决策。决策可以由我们的会员完成,他们当然也可以是决策制定过程中的一部分,并不一定是全部。”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在百度知道日报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知道日报的观点或立场,知道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dribao@baidu.co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我有话说......